耒师 我与音乐结缘

2018-12-15  闹市孤猴

一.  进入耒师    

 

一九六六年的秋天暗淡无色,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毛主席去世的巨大悲痛中。我这时接到了去耒阳师范进修的通知,便带着沉重的心情,带着简单的行李上路了。

耒阳师范座落在古城耒阳郊外的小山坡上,是座有着百年历史的学校。但当时学校条件还是比较艰苦和简陋的,除了一栋4层办公楼稍微新的,其余都是两层的砖瓦房,而且都有几十年历史了,老师住的都是简易的平房。我的寝室在一栋二层楼房的一楼,都是上下铺,二十四个人挤在不足三十平米的地方,地面好像从来就没有干过。开会吃饭都在大礼堂,大礼堂可容纳一千多人,但很破旧,天花板上旧迹斑斑,窗户上一块玻璃也没有。只有开会时它是大礼堂,所有人自带凳子参加会仪,平时就是食堂。吃饭时我们八个人站在一张方桌边,桌上有两盘菜和一碗汤,每人一钵米饭,由于耒阳当地盛产红薯,我记忆中我们每天吃红薯粉皮,饭不够吃,我好像从来就没有吃饱过。

当时在校学生有一千多人,我们这批作为首批“社来社去”学员五百人,编成十个班,我编在六十七班数学专业。所谓社来社去就是哪里来的学完又回到哪里去,国家不管。开始大家互相不认识, 我被稀里糊涂选为班上学习委员。这可害苦了我,一是我根本就不喜欢数学;二是教数学的欧阳老师是个耒阳人,他讲的耒阳话讲课我一句也听不懂。很长时间我都在起早摸黑的赶学习进度,尽管社来社去好歹也得混过这两年呐。

 

 

二.  认识刘老师

 

进校第一天晚上学校的文艺演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晚会有舞蹈、男声独唱、笛子独奏、《沙家浜》选场和歌剧等节目。那演出水平音响效果和场景都是我平生头一回见到的。《沙家浜》的军民鱼水情表演得几乎与电视里一样;笛子《牧民新歌》非常动听;特别是舞蹈《草原女民兵》,九个女演员优美的舞姿令人陶醉,结尾六个大回旋接着跪地亮相,把我惊得目瞪口呆。

散场后我来到舞台前,看到乐池里大家正在收拾各种乐器,有小提琴、大提琴、黑管和各种号,有二十多个乐手。舞台上演员没有卸妆,都在卸台,一个漂亮的大舞台一刻钟被卸得空空荡荡。等所有演职人员都去后台了,我才回到宿舍。

第二天晚饭后我装着散步去了舞台后面,那里有一排六间的红砖平房,和舞台之间隔一条通道。那天里面很热闹,有歌声乐器声和讲话的声音。我直接走了进去,看到第一间是单人宿舍,里面摆放着一张办公桌一张单人床和一个木柜。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正和两个女孩谈笑风生,中年人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体型很瘦。见我他没有起身就直接问我:“新学员吧?我回答是的;他又问:“喜欢音乐”?我回答是的;他又问:“会唱歌吗”?我回答是的,他要我唱几句,我清了一下嗓子唱了一段《毛主席窗前灯光明》。他没表态接着问:“会搞乐器吗”?我回答是的;他问:“会什么乐器”?我说都会点,他说我口气有点大,去隔壁拿来一把二胡,我接过来拉了几句《子弟兵和老百姓》,他没做声有拿来一根笛子,我又吹了几句《牧民新歌》。这时已经围了许多人来,他对我说我的水平都很一般,都还上不了台,但如果通过学习是可以学习提高的,如果以后想玩乐器可以去找他,并介绍了他姓刘。我有点尴尬,点了点头告别了出来,心中充满了失望。

过了一段时间我认识了临铺的永兴同学叫李平方,他说他也会拉二胡,我便带他去见刘老师。这时我不再拘谨,李平方说他只会拉二胡,别的都不会。但试了后好像也不怎么样,不会比我好。这次我们一起聊了许久,当刘老师问我在家做什么会什么时,我又回答什么都会,如全套农活、木工、竹艺、泥工、矿工等。这次刘老师并没有笑我,只是自言自语的点了点头。停了一下他对我说,学校正在排练一个叫,《红松店》的歌剧,需要制作旅店的舞台背景,有大量的木工活,希望我有空来帮忙,我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下午我来到了大舞台,许多人正在忙乎,刘老师见我来了很高兴,把他的想法和图纸给我,我很快进入了角色。当他看到我据木头时,笑着说:‘还像那么回事’。

以后的半个月里,大部分时间我都忙于场景制作,一起忙乎的还有画师和灯光师。半个月后终于完工。当舞台上崇山峻岭中一栋美丽整洁的木板房矗立着,房前小院被几棵大松树遮盖,周围是红色的杜鹃花-----。灯光一亮,“啊,太美了”!我们所有人都异口同声,那情景至今留在我的记忆里。

 

 

三.  进入校宣传队

 

一个月后学校宣传队招人,要从我们这一期挑选二十个人补充进来,我成为首要人选。李平方也被选中了,这时我俩已经成了朋友。我们同时被分配到乐队,我是二胡和小号,他是中胡和大提琴。听说我拉的二胡一把要一个普通工人三个月的工资,我第一次拿到那么高级的乐器,心里充满了自豪。

我们的排练时间是每周二、四晚上和星期天上午,有演出任务另外安排。第一周我们新队员都安排学习装台卸台,男的主要练习甩钢丝、绷钢丝和攀爬舞台;女的整帷幕和帷幕穿丝。舞台要装一个底幕、一个帷幕、一个大幕和三道门幕。所有东西都装在四个大箱子里面,须在一刻钟内取出全部安装好,然后再用一刻钟卸下装箱。接下来是演员学习自己化妆,乐队发一个D音哨子练习乐器调音。这时我发现我的音准特别好,别人很久都调不准的音,我一次到位,别人乐器有一点音不准,我马上就能发现,这让刘老师都感到惊讶,他说我与音乐有缘。

接着我们都收到了排练任务,主要是一些歌曲好几首乐曲,我的识谱能力还好,二胡跟进也快,只是学习小号却把我害苦了。由于我口型和牙齿都不好,吹起来总是把不住风,尽管我练得很苦,嘴唇就吹出了血,但还是吹不出音或吹错,挨了不少的批评。

但我发现宣传队员还是有些优势;如果每次晚上排练超过十点半,食堂就会送来夜宵,一般是一根油条一碗稀饭,这对于我们这些饥肠辘辘的学生,真的是雪中送炭,不仅我们吃的痛快,其他同学也羡慕不已。还有就是晚上排练晚了第二天就可以不参加早操,六点起床的可以睡到七点半,这也很适合我。

 

 

四.  文艺汇演

 

七六年四月底耒阳举行五一六大型文艺汇演,学校准备好好表现一下。学校在当地文艺方面实力应该是很强的,但据说煤炭六处和当地驻军也不差。

学校排练的是《长征组歌》,我们组织了六十人的乐队和二百人的合唱队,可谓是阵容强大。经过近二个月的紧张排练,终于基本达到要求,彩排的时候那宏达的场面和气势让我激动不已,我这山里人真的是见大世面了。同时刘老师的指挥也令我佩服,他西装革履,一招一式就是个指挥家气派,和平时换了个人。

演出在市中心广场举行,参加的有六支队伍,除我们外还有:直属机关、省煤炭六处、驻军114师、耒水公司和耒阳一中。广场上人山人海,红旗招展,锣鼓喧天。由于我们排到最后一个,所以我有机会观看到所有单位的演出,只是苦了那些合唱队的,带着浓妆在太阳下站二个多小时。所有节目都非常优秀,都很有气势,很完美,特别是驻军和煤炭六处全是清一色的铜管乐,听着让人热血沸腾。

好不容易我们登场,演员阵容我们最大,着实让全城人都惊了一把。可那天我出问题了,《长征组歌》的开场引子是二把小号吹起,可我这把怎么使劲也吹不响,最后只有一把小号的声音,虽然没有破坏演出,但对我打击太大了,后来的总结会上校长点名批评了我。我很伤心,从此以后我再没练吹小号了。

 

 

五.  实习汇报演出

 

七七年春暖花开的时节我们实习来到桂阳大瑶山,那里美丽的景色让我们陶醉,那里的贫穷落后让我们叹息。一个大队十里十八村,点的还是松明子,运输全靠人力背,许多城市同学以为又回到了原始社会。

大队长给我们介绍情况后说,他们一直想利用山里丰富的水利资源建个小水电站,解决山上用电问题,可由于技术资金困难,就没有动工。我们都感觉应该支持他们,在请示学校同意后,我们这批实习生毅然成为了技术员和民工,每天和几百名瑶族同胞走上了水利工地。

瑶族老乡对我们非常关心爱护,重货累活都不让我们干,每天送水送饭送温暖,更加激励我们的热情。学校领导也前来看望我们和慰问老乡,同时还带来了专业技术人员和学校捐款,更加激励着我们所有人。

一次休息时,一个青年妇女唱起了山歌,声音嘹亮优美,大家一阵欢呼。我听到唱的与我家乡的山歌差不多,就和她对了起来,两人一唱一合,接着更多人参与了进来,嘹亮的山歌在山谷中回响,工地气氛达到了高潮。

四十天过去了,小水电站顺利完工。开机那天整个瑶山沸腾了,人们敲锣打鼓放鞭炮,杀猪宰羊办宴席,比过年还热闹。晚上大家都围在篝火旁唱歌跳舞,一直到深夜。

回来后学校对这事非常重视,对我们进行了大会表扬,还把情况上报了省教委。这也引起了省教委的重视,准备派一个工作组来汇总详细情况。

为了迎接省教委领导到来,学校作了充分安排,宣传队自然要准备一台像样的晚会。宣传队决定以建小水电站为背景创作一个节目,经过反复斟酌最后决定创作音乐舞剧《瑶山新歌》。因为剧中必须要以当地音乐作背景,我是唯一了解瑶山音乐的被安排参加都音乐组的创作。在那里我又认识了音乐主创六梅英老师,刘梅英老师是科班出身,音乐创作她得心应手,主旋律很快就出来了。同时我还参加舞台背景的设计和制作。

原始的山歌经刘梅英老师加工后非常优美动听;同时舞蹈也很优美,舞台布景生动漂亮,节目得到省教委领导高度称赞。我应该是做了一名无名英雄,整台节目我付出了许多的辛劳。当然这刘老师心里很最清楚,他见到我时什么都没有说,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自从上次吹小号失败后,还是第一次直接面对他,还不知道那次的影响什么时候才能消除。

 

 

 

六.  慰问演出

 

七七年夏天,我们接到通知外出慰问演出一周,主要是慰问当地驻军。耒阳是个部队驻扎比较多的地方,周围驻有步兵师,有军用机场和空军部队和坦克部队等。听说要去军营,大家心里都非常激动。

我们的行程安排是,星期四晚上校领导观看彩排,星期五晚上学校演出,星期六中饭后出发。可彩排的晚上扬琴出问题了,上台前调音时中央琴码第三格斜着脱落。这可把刘老师急坏了,急忙弄来了最后的胶水沾好后又绑上胶布,准备等十二个小时后胶水起作用。但到第二天下午再来紧琴弦时,由于胶水承受不起压力再次脱落,把刘老师彻底搞晕。正在他一筹莫展时我进去拿东西,他看到我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就喊:“小木匠,过来看看有没有办法”,我去看了看,就说他应该有办法的,他问需要多久?我说十分钟吧,他说别吹牛赶快弄。我找把锯子把断的琴码上下据平,中间垫一节其他木头,再胶上胶水,不到十分钟解决了。他看后竖起大拇指说:真聪明!从此以后他干脆把乐器调弦任务都交给了我。

我们外出演出的第一站是解放军114师师部,学校由张付校长亲自带队。部队下午来了两辆大卡车和一辆小车,一辆卡车载人,一辆装道具。达到驻地时我们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师首长亲自在大卫门口欢迎我们,还安排一个班的解放军专门为我们服务。

师部礼堂很气派,比学校礼堂又大又新。解放军要帮我们装台,被我们谢绝了,一向以速度出名的解放军看到我们装台也惊呆了,非常佩服我们的熟练。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进宣传队开始就训练装台。

晚餐在部队餐厅进行,八个人一桌,肉管吃饭管饱,是我有生以来最丰盛的晚餐了,要不是晚上有任务,我还会再撑两碗。

晚上的演出应该非常成功,我在乐池里面都感受到外面场内的气氛热烈。后面还进行了一些军民联欢活动。演出结束后还是演员卸妆我们卸台,接着是吃夜宵。他们的夜宵也比学校大气多了,大桶的面条任你吃,只可惜我只有一个肚子。后面几天连着去各团演出,到处都是热烈欢迎和热情接待,每场演出我听到欢呼声呐喊不断。回来的路上我由衷的感叹说;解放军真的热情啊!刘老师玩笑说:你也别太在意,他们是针对美女来的,你只是沾了她们的光而已,引起了大家哄堂大笑。

最后一站我们去了机场,在那里我平时在天上看到的飞机,第一次用手摸到了它。部队首长还让我们都登上飞机,带我们飞上天空绕机场飞了两圈,那情形现在想起都令人激动。晚餐就更加奇特了,让我们和飞行员共同进餐。据说当时一个飞行员一个月的伙食是一个普通工人半年的工资呢。我是第一次吃自助餐形式,很多东西是头一次吃,所有菜和点心都非常精美,那应该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吃饭,而是享受生活了。

在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我们异常激动和自豪,慰问演出也拉下了帷幕。

 

 

七.  当文艺宣传队长

 

七七年秋天,我忙完双枪急急忙忙回到学校。外表没有变化的校园其实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许多高年级的同学毕业走了,许多新同学进来了,我们也就成了老学生。学校许多的学生组织也进行大换血,我被选进学生会当任宣传部长兼任学校宣传队队长。这对于我这山里人来说,心里的激动和压力同时交织着。可我不知怎么就是高兴不起来,这个部长杂事很多,最麻烦的是一千多件普通乐器的管理、发放和每周电影票的购买分发,既费时间又得罪人。

通过半个月的筹备,在刘老师的协助下,新的宣传队终于成立。整体规模比上届小;

演员男女队各十二人,乐队二十四人。总策划刘显仕老师、音乐指导刘梅英老师、舞蹈指导任雪银老师,舞美、灯光、音响还是原来的人。刘梅英老师我们是老熟人了,任雪银老师是刚从湖南师范学院毕业的,人长的特别漂亮,专业院校本科毕业,义务也一点很强。由于老一届同学一走把宣传队主力几乎都带走了,以后的宣传队怎么办我的心里真的没底。所以成立会上校领导作了指示,刘老师讲了话,新队员做了介绍,我宣布了纪律和表达了希望后就散会了。

会后刘显仕老师带我到后台,把六个房间都打开给我看了,并一一介绍了情况;第二间是高档乐器,一边是西洋乐器有小提琴、大提琴、小号、长号、圆号、大号和黑管;一边是民族乐器有二胡、中胡、低胡、笛子、唢呐、芦笙、扬琴、琵琶等,宣传队所有乐器都在这。第三间是普通乐器,都是抵挡的二胡笛子等,有上千件,每期由各班文娱委员统一借出和归还。第四间是道具房,有各种演出道具和很多打击乐器。第五间是调音房,乐队人员在演出前在这统一调音和练习。第六间是化妆间。最后他把所有房间钥匙都给了我,拿着在沉甸甸的一串钥匙,我心里有几分得意,去年这时感觉挺神秘的地方,现在却由自己管理了。

 

 

八.  纪念毛主席逝世

 

在毛主席逝世一周年时,学校举行了许多纪念活动。我们参加除校内讲演、朗诵、歌咏外,还参加了当地举行的两个大型活动。

首先是九月中旬文艺汇演,由于宣传队刚刚成立,准备工作非常仓促。我们就去了一个节目,包括男声独唱《唱支山歌给党听》、女声独唱《怀念敬爱的周总理》、和合唱《绣金匾》。这是我头一次带队,心里非常紧张,还好一切顺利。

九月下旬是迎接《毛主席著作五卷》发行,当地举行大型游行活动,学校决定派出大阵容参加。规模和形式经研究定为十个游行方队,分别是:军乐队、红旗队、彩旗方队、巨幅模型队、男女模型方队、男女花环方队、和男女鲜花方队。那段时间学校所有同学都投入了紧张的列队训练,许多人走正步把脚都走肿了。我们宣传队除了参加列队训练外,还要练习进行乐曲。我们军乐队由二十人组成;最前面的总指挥、指挥后面是大洋鼓、紧跟两面大镲、再是四个军鼓、后面十二个军乐手。我把总指挥给了教务处的一个年轻老师,自己背上了大洋鼓上阵。

最后一天的合练和彩排在大操场进行的:我们的号鼓声响彻云天;二十四面红旗和三十六面彩旗迎风招展;十二个人抬着六米高巨大的毛主席著作模型,气势磅礴;后面是由三十六人组成的六个方队,分别男女著作模型方队,男女花环方队和男女鲜花方队。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如此宏大的规模,更是头一回参加如此隆重的活动。

第二天的正式演出我们更加全力投入,四百人的队伍雄伟、整齐、绚丽。我们从汽车站一直走到中心广场。把耒阳城都轰动了,老百姓都惊呆了,所有人都举起了大拇指,我感觉这次活动给学校脸面上留下了浓墨重彩。

 

 

 

九.  享受音乐

 

年底全省师范工作会议来学校召开,宣传队要准备一台晚会,我们投入到紧张的节目排练中。当准备就绪学校领导来审查观看后,他们提出还要增加一个艺术氛围高一点的节目。我们经过反复衡量,决定由乐队新人一个四川妹子弹奏一首扬琴曲。她从小练习扬琴,还曾经获过奖。跟她商量她高兴的答应了,她提出演奏古曲《鹧鸪飞》,我们听了她的演奏感觉很好,就决定了。但由于她一个人演奏太单调,准备来个扬琴和小乐队。接着问题又来了,她已经没有乐谱,我和刘老师只好边听边记,三人弄了一个晚上,整理出一份完整的乐谱。

临彩排的前一天又出问题了,跳欢迎舞领舞的男演员排练时把脚扭伤了,医生说一个星期不能下地。我非常着急找到刘老师想办法,他说这情况没有其他办法,只能你自己上。我惊了告诉他我没有跳过舞,顶不上的,他说没有人天生就跳过。我只好硬着头皮顶上了。刘老师像教小孩广播体操一样,手把手的教我舞步。我们两人在舞台上折腾了整整一晚,从开始学舞红绸带到基本舞步最后练独舞。难度大的就是独舞中的两个大跳跃,一个是跑步腾空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落地造型,一个是跑步三个三百六十度跨越亮相。在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看到了刘老师的真本领,舞蹈的一招一式非常专业,空手翻、坐一字、矮子步随心所欲,难怪他能掌管学校宣传队二十年。第二天我和刘老师都还是不放心,下午提早把十二个演员全部招来又排练了两个小时。还好彩排和演出都顺利,总算度过了一个难关。后来乐队的同学还调侃我说,既然能跳干脆当演员算了吧。我笑笑,这只是应急之举,没出问题已经万幸,以后我再没有上台跳过舞。

由于学校每次大会前我都要上台指挥唱歌,每次演出前都要讲话。这样一来所有的同学都认识我,走到路上经常有包括美女在内的同学打招呼,叫李部长好,那时的心里感觉真的很好。

由于每周分发电影票,我也认识了学校所有教职工,他们都亲切的叫我小李子。他们都想我给个好的座位,我也尽量满足他们。这同时给我带来了许多方便,去学校任何地方如阅览室、图书馆、餐厅、浴室等都会得到礼遇。我开始陶醉在这个环境中。

管理学校乐器也给我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我开始试着接触各种乐器。经过大半年的摸索,我基本上会用宣传队所有乐器,虽然档次不高,但乐队任何一个人缺席时我都能补上。乐队许多同学都对此感到惊讶和钦佩。记得有一天我在舞台上拉二胡曲《江河水》,刘老师进来一看惊了,他说没想到是我拉,还像那么回事,一听就知道是旧社会讨过米的人拉的,要不你们毕业晚会上去露一手?我急忙拒绝说,算了吧,别把大家再带回万恶的旧社会了。他接着说:你小子要是有机会进音乐学院学学,还真的有可能成为音乐家呢。这话触动了我的心思。是啊,要是自己能当上音乐家那该多么美好!可音乐家离我又是多么的遥远啊!

 

 

十.  刘老师的身世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在校门口散步,无意中碰到刘老师。他问我耒阳都去了那些地方,我说差不多都走遍了,他说我吹牛,我说是真的,因为我们山里人,有空就喜欢到处走走。他问我去过万人坑没有,我蒙了,两年了还真的没有听说过这地方。他狡黠的笑笑说带我去看看。

一路上他问我家乡情况,我跟他讲起了家乡的美丽、原始和贫穷,讲起了自己从小吃的苦,经历的磨难,说自己遭受了许多的苦难。他沉重的说:你只能说吃过苦,但不能说遭受过多少苦难,跟真正遭受过苦难的人相比,你还是幸运的。我感觉他不能理解我,大概是城里人不能体会到山里人的处境吧。

大约半小时山路我们来到一个荒山坡顶,他说到了。我看见一个很大的坑,同时闻到一股很难闻的气味走近一看毛骨悚然。坑有二十多米深,浑浊的水里?满了人体骷髅。他告诉我这是耒阳抛尸坑,所有没有人认领的死人都丢到这里。我整个人感觉特别难受,回去几天都没吃下饭。

有一天下午,刘梅英老师要我给她送二张电影票,我去她家时她在院子里边织毛衣边晒太阳,我们一起聊天,她给我聊起了刘显仕老师的一生。

安徽的蚌埠是我国黄泛重灾区,一望无际的盐碱地几乎没法耕种,一九四一年连续干旱和国民党黄河决堤,天灾人祸让那里所有人都断了生路,大部分人都外出逃荒了。刘显仕老师的父母带着四个小孩,沿着铁路向南一路讨米逃荒。那年他的大姐姐十二岁,自己才三岁。生活的艰难让他的最小姐姐途中活活饿死了,为了让小孩能活命,他父母随后把哥哥和两个姐姐相继卖人送人了。他们走到耒阳的公平圩时,大雪纷飞,他们已经走了七个月了,再也走不动了,他父母把把三岁的刘老师托给一个当地一个拾破烂的老人后,咽下了人生最后一口气。

从此这拾破烂的老人就成了刘老师的父亲,但他的苦难并没有结束。他的新母亲是个盲人,他们就住在一个稻草搭起的棚子里,生活全靠老人拾破烂维持,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幸运的是二位老人非常爱他,视同己出。他们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不仅让他吃饱穿暖,还送他读书,让他成为了一个幸福的孩子。

两个拾荒残疾人送一个别人家的孩子读书事情在当地传为佳话,感动了许多人,大家都主动的来帮助他们。加上刘老师天生聪颖,又很勤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学校也给予了很多的照顾和减免,使刘老师顺利的读到了初中毕业。可这时老人已经没有生活能力了,刘老师毅然决定放弃自己的学业和大学梦想,回家照顾老人。

当两位老人知道刘老师的决定时非常生气,坚持要他继续读书。他们自己准备外出讨米为生。刘老师经过再三权衡,最后决定放弃老师和同学们一致看好的上高中,报考了不需出钱的师范学校。就这样他顺利的考进了耒阳师范,并由于成绩优异毕业留校当了老师。

刘老师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领导说明自己要把父母接来照顾的想法,领导很支持并安排了住房。可等他回去接二位老人时,老人不愿意拖他的后退坚决不来。在僵持两天后老人说话了,希望他娶一个乡下老婆,一方面可以为他生儿育女,一方面可以在家照顾他们养老。不久刘老师真的在乡里买了两间旧房、娶了老婆、安了家。两个流浪了一生的老人终于有了个真正的家。

不久老婆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刘老师在高兴的同时也背上了沉重的生活负担。每月36元工资负担六个人,日子过得是何等的艰难啊!年复一年都没有见他买过一件新衣,吃过一次猪肉。前几年父亲去世了,可小孩又要读书,真不知道他的苦日子何时能熬到头。

听了刘梅英老师的讲述我的新很沉重,也让我重新认识了刘老师,理解了他对人生苦难看法。是啊,和他相比起来我真的是幸福的人。

 

 

十一. 参加高考

 

两年很快的过去了,我们面临毕业,我们按说本来就是要回到家乡当民办老师的。可由于国家以后不再招社来社去学员了,我们原来是社来社去的祖先,现在成了社来社去的孤儿,大家心里都很难受,希望国家有个新的政策和安排。当最后结果出来时国家还是不管我们时,许多人情绪失控了,大家都纷纷到政府机关上访和到学校请愿。整个学校日常程序也乱套了,总结和评定工作无法进行,我们准备好的毕业演出也就取消了。要不是学校强调不参加毕业典礼的不发证书,可能早就散了。

临走前的一天晚上,我和几个同学喝酒很晚,回来发现刘老师在等我,可能等了很久了。但他压住心中不满,开玩笑说:明天就要走了,也不来道个别,喝酒也不喊我?接着我们在小山坡上坐了下来,他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听从命运安排吧。他说有些人准备参加今年高考,你没有考虑过?我说我的文化知识已经一无所有,报考只是瞎折腾而已。他劝我试试,我摇头拒绝了。他这时生气了,大声吼着:“刘邦不折腾就只能卖草鞋,朱元璋不折腾就只能当和尚,蒋介石不折腾就是个上海流氓,你还是个男人吗?”说完他头也不回走了。

我第一次看到刘老师生这么大的气,也体会他的一片苦心。我回答寝室和几个同学商量,大家经过考虑决定都留下来参加高考。后来知道我们这批五百人,共有四十七个同学报名参加高考。当时学校给予了很多的照顾,专门留下了辅导老师和厨房工作人员。

第二天的毕业典礼惊心动魄,许多人当场就把毕业证撕了,许多人嚎啕大哭,甚至有个同学当场跳池塘自杀了,学校的门窗被砸的一塌糊涂。我一个人坐在礼堂大舞台上发呆,刘老师急忙找到我说有两把小提琴被带走了,我是队长只好答应去追。

我借了部单车,匆匆忙忙骑车三十里赶到火车站,幸好火车没来他们还没走。他们知道我的来意劝我别管闲事。我把他们叫到一边,悄悄地给他们说是我主动来的,学校准备报警,要是被警察来抓就成了盗窃犯,不仅回去当不成老师,还把一生都毁了。他们听后就主动拿出了小提琴,还对我一再的感谢。

按刘老师提议我为了安静的复习,搬到了刘老师隔壁的调音室住。刘老师表示要给我打三餐饭,被我拒绝了。可高考这名词已经在我头脑中消失快二十年了,我当时文化知识除了语文外是干干净净了,我真的嫉妒应届毕业生,直接从学校学完出来和我同台竞技。我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提前准备,我更后悔这两年折腾什么宣传队,老老实实学点文化多好。但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离考试只有三十二天了,只能硬着头皮拚了。教务处潘处长对我很支持,找来了许多复习资料还有老的中学教材。当时六门课程教材就三十多本,也就是说我每天至少要熟背一本书。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开始了艰苦的补习。我每天除了吃饭散步外坚持学习十八个小时,三十天里,我学完了中学六年的全部课程,记下了十二本厚厚的笔记,墙上挂着我复写的三十多张草图,地上堆满了我做过的草稿纸,那感觉就是在拼命。

可考试的第一天很不顺利,上午考政治,我把时事政治的四十分全丢了。下午的数学更是糟糕,有一半的题目做不出。我这才感觉到大学不是谁都能进去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命。回到住所我谁也没见,赶紧收拾东西,准备乘晚上的火车回家。走到校门口,不巧碰上刘老师散步,他问我干什么?我说考试太难了,考不好回家算了。他又大声吼了:‘你是个混蛋,你给我赶紧回去,你就是考零蛋也得给我考完六个回来’!我又乖乖回到住处,既不想吃东西也不想看书,昏昏沉沉就睡下了。第二天老老实实去参加考试,但第二天考试却异常顺利,上午语文我基本都做完了,下午的历史更让我觉得轻松,我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就提前交卷了,第三还是延续了昨天的顺利。回来老师们问我考得怎样? 我很尴尬,无法回答他们。要是第一天稍微考好一点,自己还是有希望的,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

后来还是接到了体检通知,我带了两包白糖去感谢潘处长和刘老师。潘处长告诉我,我们留下的四十六个人只有包括我在内的两人达到分数线。我的成绩是:政治46、数学36、语文81、历史92、地理84。看到这样的结果我想真是命运难违,要是我花点时间看下十届三中全会内容,不丢那冤枉的四十分,我都够上清华了。当然也庆幸我超强的记忆,那么短时间把没学习过的历史地理全背下了,拉回不少分数,不然也入不了围;更庆幸被刘老师骂了两顿,否则不管是放弃高考还是半途而废都会一分都没有。

 

 

十二. 看望刘老师

 

三年大学毕业时,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耒阳师范。我要去看看三年没有见到的刘老师他们,去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老师和领导。

我想着离开三年了刘老师见到我应该非常高兴,可当我提着刘老师喜欢吃的东西,敲开他的房门时,出来的并不是我日夜想见的老师,而是一个年轻人。当我说明来意时他惊了,告诉我说刘老师已经去世两年了,是因为脑癌在郴州医院去世的。我脑袋一下蒙了,水果撒了一地,他还不到四十岁,怎么就走了呢?他命也太苦了,还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呀,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吗,他应该是好人呐,天老爷真的不公啊!

我看了看其他的房间,都紧锁着,里面的一切我不在拥有;我来到大舞台前,那里空空荡荡,再也看不到优美的舞姿和繁忙的身影;我看了看乐池,上面布满了灰尘,不再有动听的音乐传出;我环顾校园,再也看不到刘老师的身影。我来到我和他经常聊天的山坡上,泪水夺眶而出,真想大哭一场啊!亲爱的刘老师一路走好,但愿天堂没有苦难。

我已经没有心情去拜访其他人,快步离开了校园,也许和学校的情缘到此为止了。庆幸的是在这里我邂逅了刘老师,还拥抱了音乐。

我是从小喜欢音乐的,只是蛮荒的家乡没有条件学习和练习,耒阳师范给了我机会,刘老师为我创造了条件,使我得到了进步。可进大学又改为学习经济,与音乐格格不入,料想以后的经济工作中更是与音乐无缘了。我的人生真的是命途多舛呀,音乐对于我就像一个无情的情人,有缘无分。可能自己的音乐梦想只能依靠下一代去实现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_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_王中王资料香港马会_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