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白居易、苏轼、陆游集体发问:你的发量还好吗?

2018-12-14  朱小猪zzy

本       文       约       3000       字


阅       读       需       要


7 min

1.你脱了么?

每次洗头,都不知道自己是用了洗发水还是脱毛膏,头发掉得像晚期病人。

是不是长发仙女都一样?

后来发现,饱受脱发、发际线高、秃顶等困扰的,多如发丝。历史上报出名字大家就认识的大V,如王莽、潘安、杜甫、白居易、苏轼、陆游、梅尧臣、吕本中、刘克庄等等人都有脱发问题,我有何不能脱?

男士秃发7级

王莽是秃子,“王莽头秃,乃施巾”,出自第三者蔡邕的阐述,因为,王莽自己是不愿意直面地中海的自己的。他想篡位,要天天面临文武大臣,很希望自己外形看起来至少是个壮士级别,好让底下人也有士气跟着自己做篡国贼。于是,王莽找了块大巾布裹头上,充当帽子遮掩。

南北朝的才子邢邵对这种方法很不满意,“体羸不尽带,发落强扶冠。”戴啥帽子?头发掉得头都小了一圈,帽子也戴不住了,走路都得扶着才能不被风吹掉。

比王莽和邢邵的情况要好点,潘安遇到的难题,是年纪轻轻,头发白了——《秋兴赋》序:“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见二毛”,三十二岁的大帅哥潘安,头发已经白了,就像给美袍划了一道口子,总是件让广大迷妹心情郁闷的事。因为事件影响太大,引发西晋人民热议,登上京师洛阳头条,后来还和另一位大V沈约组合衍生出了沈腰潘鬓的典故。

大概就是这样子

就像前段时间朋友圈刷屏的云南楚雄那位“80后白发干部”李忠凯,一时间引发了网上8090后物伤其类的集体哀嚎——我们明明还不大,感觉自己年富力强,还是个可以平底起飞的少年郎,咋一转眼,同龄人都加入白发谢顶一族了呢?

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诗圣杜甫对此呵呵一声,作为一个发量危机者,杜甫说:“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我头发又白又少,簪子都插不住了,我说啥了吗?

白头搔更短

一代乐府大诗人白居易和杜甫一样,不仅遭遇地中海危机,还一不小心变成了白头,伤感得也一连写了两首嗟叹发落。

多病多愁心自知,行年未老发先衰。

随梳落去何须惜,不落终须变作丝。

朝亦嗟发落,暮亦嗟发落。

还没老,掉发就很严重,一梳头,感觉梳子是拔毛的机器。搞得白居易早上叹息头发掉,晚上哀叹脱发多,仅剩点挡风的毛发,都被梳子这个小贱货夺走了。

虽然头发少,但一两年还是要清洗一下。有一次,白居易去洗头,才下水摸了两把,头发比秋天的枯叶还敏感,全跑手上了。忍不住又下了两首《因沐感发,寄朗上人二首》。其中,“沐稀发苦落,一沐仍半秃”,“渐少不满把,渐短不盈尺”,都让人忍不住对白居易摸摸头以示安慰。末了,白居易一边照镜子,一边望着东边的寺庙,心想:这么点毛发,就算现在去搞个剃度,也不觉得可惜了。

再掉,再掉下去,头发还没胡子多

听同年出生的老根白乐天各种哀叹,陋室里的刘禹锡也忍不住发朋友圈说:身瘦带频减,发稀冠自偏”,别难过了,大家都差不多。我又穷又弱小,头发稀得帽子都往一边掉啦。真是和邢邵同病相怜。

作为唐宋诗词圈里的大流量明星,苏轼连脱发也不甘人后,连忙声明:“晚凉沐浴罢,衰发稀可数”,你们叽叽歪歪啥?我头发掉得,都快用肉眼数得清啦。

文豪们在朋友圈聊得热闹,刘克庄凑热闹发了三段回复:苏大兄弟,你感慨啥?我“脱发纷纷雪满簪”“脱发清晨雪满簪”,一拔簪子,满头白发就跟下雪似的全沾上面了。而且“决河犹有方堪塞,脱发应无术可栽”,河水吧还可以用东西堵塞起来,脱发了,没有办法可以给栽种一点啊。

对此,我们可以对刘克庄喊一句:这个世界如你所愿!你设想的栽发终于实现了,现代植发了解一下。

南宋袁去华表示,说起这个脱发啊,困扰了大家几千年,你们都用诗来表达,我就来首词吧——发稀浑不胜簪,更客里、吴霜暗侵。

提到脱发话题,必定也离不开陆游。陆游因为活了一大把年纪,天天感受自己的头发存活状态,写了至少二十多首关于自己掉发、脱发的感叹。

从认知到掉头发严重,是真的老了的“脱发满梳真老矣,断香萦几故翛然”,到照镜子感觉真丑啊,开始嫌弃自己秃头的样子,“脱发纷满梳,衰颜不堪照”,再到和刘克庄一样,感叹没有先进的植发技术“壮心已与年俱逝,脱发应无术可栽”,然后情绪很低落,牙齿掉了不想说话,头发短得抓不住一把,但还是忍不住想梳一梳“齿堕因废谈,发短不入把”“破裘寒旋补,残发短犹梳”。伤心完,陆游又着手给自己的秃头做装饰“身瘦短裁褐,发稀低作冠”,弄完之后,体验感非常一般,还是不如实体的头发好,都不敢坐风口上吹风了,后脑勺凉飕飕的“足倦独行惊踸踔,发稀久坐怯飕飀”。不过,东方不亮西方亮,转而到了盛夏,陆游又觉得,光头也挺好的,要是再遇上一场凉雨,那简直比坐在空调底下都舒服“衰发短不栉,爱此一雨凉”……完全全景解读了一个人秃顶老年的心路历程。

陆游:我是不会给你们看没帽子的自拍的

章甫、张蕴、吴宽、陈著、周紫芝、夏良胜、陈栎、沈辽、区元晋等历代饱受脱发困扰的大诗人看后纷纷点赞。

陆游之外,还有一位叫韩淲(biāo)的诗人,也为自己的脱发问题挥笔写了十来首诗作,“坐搔秃发苏残困,俯援长毫写旧思。……吾侪秃发帽檐斜,不见黄花也须醉。……咄哉皆前尘,秃发不满头。……秃发顾予皆老矣。……咄哉皆前尘,秃发不满头。……槁项秃发矣,空吟泽畔行”等等。

头发掉得连这个发型都绑不了

这些描述,和前面的大抵都相似,没啥新鲜的比喻,要么是不胜簪,要么不满梳。真是一样长发有千万种发型,而秃头们只有同一种哀愁。

元代的陈栎突破以往,开口就说“秃发已知头似笔”,头发秃得像没墨水的笔一样……可惜,他没能见到徐峥的大脑袋,不然一定惊呼西瓜明显更形象。

以上这些人,可以组成一个秃发阵线联盟,出道单曲就跟组合同名,单曲还可以有《你的发量还好吗?》《大男人不好做》等等。

2.植发、假发、抹额,办法总比困难多

那么,那么多脱发的情况,除了王莽这样的掩耳盗铃处理一下,古代人还有啥改善措施么?

《左传·哀公十七年》记载了这么一笔:“初,公自城上见己氏之妻发美,使髡之,以为吕姜髢。”卫庄公的老婆吕姜头发少,有一天,宠妻狂魔卫庄公登上城楼,看到戎州己氏的老婆有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觉得很漂亮,就派了个人过去,把别人老婆的头发剪了,接到自己老婆头上。后来,卫国发生内乱,卫庄公逃到己氏,己氏的人直接把卫庄公的头剪了……从最简单的原因看,算是一把头发要了一条命。

中国人对头发是有独特感情的,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产物,算是子女与父母的一种亲密联系。从外形上看,大家也一直喜欢长发及腰的少女,如果一个人头发又长又美,史书必定忍不住提一笔。

汉朝女人的发量,《汉武大帝》王美人

比如,汉明帝的皇后明德马氏,史书记载“身长七尺二寸,方口,美发”;陈后主的贵妃张丽华,“贵妃发长七尺,其光可鉴”。可见,美发也是古代妇女的一项美容工程。所以,即使头发状态不错的情况下,妇女们也还是希望锦上添花,创造了不少盘假发的发型样式,和各种珍珠、丝巾首饰披盖在头上。堪称古代美容美发革命先驱者。

男人面对秃发问题,就干嚎几嗓子感叹一下,顶多戴个帽子,用布巾遮挡一下,而女人一旦遭遇发量危机如此刻不容缓的事情,马上就会想到其他的美容措施。

根据吐鲁番阿斯塔纳古墓出土资料显示,唐朝爱美妇女办法总比困难多,没有啥妆奁,她们就把木头削成发型模型,用墨水全部涂黑,然后顶在头上。

美吗?

到了宋朝,除了假发手段,还有各色各样的帽子、帕首,以及珍珠花钿妆遮脸等等。

《宋史》中,著名的女主刘娥在位时,就有一件给老年人头发加装饰的故事。

“太后称制,虽政出宫闱,而号令严明,恩威加天下。左右近习亦少所假借,宫掖间未尝妄改作。内外赐与有节,柴氏、李氏二公主入见,犹服髲鬀。太后曰:‘姑老矣。’命左右赐以珠玑帕首。时润王元份妇安国夫人李氏老,发且落,见太后,亦请帕首。太后曰:‘大长公主,太宗皇帝女,先帝诸妹也;若赵家老妇,宁可比耶?’”

看刘娥把自己用凤冠、帕首遮挡得严严实实

说刘娥当政的时候是个经济适用女,虽然富有四海,但赏赐给大家的东西,她都按层级给规定好了一定的数目,完全不允许官员亲戚们有贪污多拿的情况。

有一次,柴氏、李氏两个大长公主去拜见,刘娥看见她们稀稀落落的头发,感慨道:“小姑子们老了啊”,就给她俩赏了不少搭在头上遮额头的帕首。润王的老婆安国夫人李氏看见,想着自己头发都掉得也差不多了,也跑去找太后要裹头发的帕首,但刘娥抠门,当面就给回绝了——大长公主可是太宗皇帝的女儿,我老公的妹妹,你一个赵家的老妇女,怎么跟她比?想要珠玑帕首?自己玩去吧……

宋朝皇后脸上都有帕首珍珠花钿妆遮脸

年纪一大把了,想装饰点美貌,竟如此之艰难……

明朝人考虑到发际线的问题,应对的良方是——抹额。

王熙凤天天在额头上抹一块

抹额在清宫也很盛行,比如,令妃娘娘就经常戴它。

令妃影视和画像

但愿,看完本文的你,摸一摸头顶,还能摸到触手生温的丝丝头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_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_王中王资料香港马会_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