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楚 | 大将军的姓名

2018-12-12  浮生偷闲

1


说起汉朝中期的历史名人,除了汉武帝,大约就要算卫青和霍去病了。卫青出身低贱,由于其姊卫子夫做了汉武帝的夫人,后来做了皇后,所以他逐渐受皇帝姐夫的提携,得到机会,施展才华,在对匈奴的战争中脱颖而出,做到了大将军,也就是汉朝国家最高级的军人职位,大将军享受大司马,也就是与丞相平级的国家领导人。


但是,历史上,由于资料短缺,卫青的家世有一个小小的谜团:她妈的婚姻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先来看司马迁,也是卫青的同时代人的记述:


大将军卫青者,平阳人也。其父郑季,为吏。给事平阳侯家,与侯妾卫媼通,生青。青同母兄卫长子,而姊卫子夫自平阳公主家得幸天子,故冒姓卫氏。字仲卿。长子更字长君。长君母号为卫媼。媼长女卫孺,次女少儿,次女即子夫。后子夫男弟步广,皆冒姓卫氏。(中华书局点校版)


这段话字面很好理解。


卫青,是西汉平阳侯国人氏。平阳侯国是西汉开国时第二号功臣曹参的封地。曹参,作为最初追随汉高祖刘邦从沛县起义的主要人物,据其传记,他曾经攻克过两个王国和一百二十二个县,他在建国后担任过很多重要职务,最著名的是,他曾接替萧何担任第二任丞相,也就是汉初负实际领导皇国全面军政和行政责任的二号人物。这个封国最初有一万零六百三十户的居民,可以说,这是不折不扣的万户侯。


司马迁是卫青的同时代人,卫青是国家一等一的大人物,因此我们可以相信,《史记》关于卫青生父的记载不会错,也不敢错。据《史记》,这位叫郑季的人是一位小吏。唐朝人张守节做《史记正义》,他认为郑季是一位当地县里的小吏,曾短期在平阳侯国服务,也就是“给事”。实际上,唐朝人虽距汉朝比我们当代人近一点,其实也没有更多证据,更可能的是,郑季就是曾在侯国担任小吏职务的一个人。


郑季在平阳侯国服务时间可能不长,但在此期间,他干了一件不合适的事,他与侯府上一位叫卫媼的女子私通,而且生下了孩子,就是卫青。顺便解释下,按汉朝的习惯,媼,是对老少女性的通称。司马迁的说法,卫媼是平阳侯的妾,也就是小老婆。郑季以一个下级官吏居然跟侯爷的妾私通,而且诞下孽种。真是胆大包天——很可能,这就是郑季离开侯府职务的原因。


2


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照司马迁的说法,这位卫媼既然是侯爷的侍妾,自然自己是不会有丈夫的,但司马迁明明又说了,卫青上面有姐姐卫孺,卫子夫,有哥哥卫长子,而且,跟他妈妈生活的,后来还有妹妹卫少儿,弟弟卫步广!那么,如果卫青的母亲真是平阳侯曹某某的侍妾,那么,卫青那么多兄弟姐妹哪里来的?为什么他们不姓曹,而都要冒充卫氏子女?


当时的平阳侯是曹参的曾孙曹寿,也有写作畴的,这一代侯爷娶了汉武帝同母姐姐长信长公主,生了个儿子叫曹襄。因为公主嫁给了平阳侯,所以人们也通俗地把她称为平阳公主。也有说法称,这一代娶公主的平阳侯就是曹襄。这里司马迁也没说清楚,我们不必较真,也许以后再说。


司马迁的说法最经不住推敲的地方是:“姊卫子夫自平阳公主家得幸天子,故冒姓卫氏。”这完全没有逻辑关系!因为姐姐在公主家偶遇了皇帝的爱情,所以就冒充卫姓,指他希望沾姐姐的光,这是说的通的,但是,他哥哥,姐姐和妹妹弟弟也全部姓卫了,这不可思议!所以,首先,我们根据常识也可以推断,司马迁说卫青的母亲卫媼是平阳侯的侍妾,这一点是很难成立的。根据《史记》和《汉书》本身内证资料,人们可以找到太多太多例子,证明没有贵族或平民子女因为非正妻嫡出所以就跟母亲姓,一个也没有!反而有一大堆反例。不详细列举了。


要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卫子夫被汉武帝偶然到姐姐家玩看中,这是很后来的事,而此前卫青的母亲已经育有儿女,即他的兄长卫长子和姐姐卫孺和卫子夫,那么,他们的生父是谁?很明显,他们是有一位姓卫的父亲的,不是侯爷曹氏。这也很清楚解释了卫青弟弟和妹妹的姓名问题。


要搞清这个问题,《汉书》的资料很有启发。班固大约已经发现了我们上述的难题,因此,他的记述中再无称卫媼为平阳侯侍妾,而是说郑季“与主家僮卫媼通”!注意,班固的《汉书》牵涉西汉时期的内容直接来自《史记》,也就是说,他对《史记》是当作主要权威资料使用的,那么,他放弃了卫青母亲为平阳侯侍妾的说法,必定是因为他觉得这不通。


僮,是有人身依附关系的人员,或者是国家的官奴,或者是贵族府邸的所属下人。汉代有大量资料表明,这样依附身份的居民存在。那么,简单说,卫媼如果说是侯府的奴仆,那么,小吏郑季与其私通,那就很可能了,小吏毕竟是自由人,其社会身份是比奴仆高一级的。那么,司马迁这样的穷究天人的大学者难道会搞不清楚这样的事吗?


要搞清卫媼的妾身份问题,需要看《汉书·刑法志》上的一条:


罪人狱已决,完为城旦舂,满三岁为鬼薪白粲。鬼薪白粲一岁,为隶臣妾。隶臣妾一岁,免为庶人。(中华书局点校版)


简单翻译就是:某种程度的刑法犯罪人员判决后,不用加以肉刑(如切除脚趾),应被判以修城墙的苦役,满三年可以转为另一种苦役,即鬼薪白粲;满一年后改为“隶臣妾”的劳役,隶臣妾满一年,就可以恢复平民身份了。


需要简单解释下。鬼薪白粲,其实是两种国家劳役。鬼薪,是去郡国等国家祭祀场所,如高祖庙捡拾与准备柴火;白粲,是在国家储备粮仓舂米。而跟我们这儿讨论的问题有莫大关系的是服役完一年鬼薪白粲之后的“隶臣妾”,隶臣与隶妾为男女犯人,苦役服务到一定年限之后,可以改为较轻松的官府劳役,即以官奴仆身份替国家各级贵族服务。这里明白了一件事,汉人,司马迁所说的卫媼身份的平阳侯妾,并不是平阳侯的侍妾,而是平阳侯府上从事低贱的劳役服务的隶妾!


卫青的母亲是什么原因成为平阳侯府上隶妾的,这个连司马迁都不知道,或者,他知道了也不好明说,也许是因为贫穷被卖到侯府作仆役。总之,班固说“僮”,大约他是很清楚卫青这位伟大军人的母亲的情况的。隶妾称为僮,即僮仆,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说到这儿,卫青母亲的婚姻状况和姓名问题,基本就有结论了:卫媼,作为平阳侯府上的一位隶妾,即女仆,她是有丈夫的,她的丈夫是一位同样在侯府服役的姓卫的隶臣而已!这也是司马迁为什么不愿意纠缠这个问题,不愿意提及卫媼丈夫的原因!


3


然而,可能有人会诘问:这不过是推理,证据还是不足呀。是的。历史文献材料就这么多。不过,有两个间接证据可以支持这个推论。


卫青的母亲司马迁称为卫媼,那么,这位女子就姓卫吗?过去读《史记》和讨论卫青身世的人从未注意这一点。可是同样是《史记》,在传记部分,记载汉高祖刘邦的家世时,明明写着其母的名字为“刘媼”!司马迁是西汉的官方历史学家,本朝开国君主的家世绝对不会乱写,换言之,实际上,汉朝人大约根本不知道刘邦妈妈这样一位早去世的母亲的姓名——很可能,那时候的平民女子就没有名字,或者,只有很简单的类似老大老二之类名字。


刘邦的母亲称刘媼,我们很自然会想到,这意思只是“老刘家的女子”,也就是当代很多方言里称呼已婚妇女的土话“老张家的”,“李家媳妇儿”等,看过《红楼梦》的人们应该对此不陌生。换言之,卫媼,也并非姓卫,而是隶臣“老卫家里的”。小吏郑季不过是利用地位和身份潜规则了侯府上的隶妾“老卫家里的”而已。


另一个间接证据是卫青自己的童年经历。还是据本传,卫青童年时并不是在侯府随母亲成长,而是被送回到平阳县其父郑季的家里。传记称,郑季正妻所生的兄长们并不把他当作兄弟,而是把他当成奴仆一样对待,要他从事牧猪这样的低贱家务——传记里明确说,这是奴仆身份的工作。这显示两点:郑家人很清楚卫青生母以及同母兄姊们的身份,所以也视卫青为奴仆;同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其母亲虽是隶妾,可以在身边抚育其兄姊弟妹,却不能亲自抚养他的原因——其母的丈夫不能接受。


后来卫青长大后,由于在郑家的生活过于艰难,其母还是设法让他回到了侯府,做了平阳公主的骑奴,就是贵妇人乘车出行时伴随车驾的扈从人员。奴隶的孩子永远还是奴隶,其对主人的人身依附关系是不能改变的。其姊卫子夫在侯府学习歌舞,做了侯府的歌舞伎。由于其歌舞的天赋和美丽的身体条件,后来成了公主姐姐讨好皇帝弟弟的礼物,因此也改变了卫氏一门的命运。汉人的人生真是奇妙极了。


说到这儿,可以顺便再大胆一点做一个推论。卫青冒姓卫,并不是司马迁说的因为姐姐做了皇帝宠爱的女人以后的事,而是为了其母为了让其在侯府找一份骑奴的工作需要。那时候,也许卫姓的隶臣,也就是卫媼的丈夫已经不在世了,而儿子在郑家的艰难生活真的令身在侯府的母亲心酸,于是,母亲行动了,他替这位天赋绝伦的不幸孩子找到了一份环境好得多的工作。


一个很普通的普然机遇,打开了通往辉煌人生巅峰的大门。对于卫青,虽然是骑奴,可侯府的条件却好得多;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做骑奴,这位少儿时代备受欺凌的儿子格外勤奋地练习骑射,拥有了一身极好的本领,未来一旦历史的机会出现,于是他展翅高飞,翱翔于万里云天了。


4


更进一步,我们甚至可以说,卫青,卫子夫,卫步广,这些高大上的名字,很可能都是后来社会身份提高以后才取的。这也有个摆在眼前的证据。


卫青同母的兄长卫长君,原来叫卫长子——长子,就是头生子,也就是卫老大。司马迁说后来他改了字叫长君,这也是隐晦含蓄的说法,既然本来没有字,改什么字呢?其实是改名,长君,意思还是老大,不过文雅了,因为毕竟是大将军,皇帝大舅子嘛。《汉书》称其大姐为卫君孺,这似乎与《史记》不合,其实,也是卫家发达以后名字文雅化的结果。至于他妹妹卫少儿,不说大家也可以猜到,少儿,最小的老幺而已。这些老土和简单的名字都显示卫家原来的身份。


《史记·高祖本纪》写刘邦的家世出身: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中华书局点校版)


你看,跟卫长子一样,也是没有名,直接说字,可见司马迁时代,对于出身微贱的平民就是把字当名的。他的父亲“刘太公”,他的母亲“刘媼”,汉高祖本人是刘季——翻译一下,就是父亲刘老头,母亲老刘家的,他自己叫刘老三。《史记》的确记载了他哥哥刘仲,也就是刘老二!这个最显赫的例子表明,在秦汉之际,平民的姓名根本没有社会需要,随便有个称呼就可以了。正规的名字,姓氏名和字,那是上层社会才需要的东西。


说回本文的正题。历史上扫荡匈奴,替大汉开疆辟土,创建光耀万古功业的大将军卫青,原来就是这样一位出身低贱,连姓名都不清不楚的人啊。这反过来也也提醒人们认识汉朝历史时一个很重要的角度:从开国的高祖皇帝到卫青这样的名将,他们都不是来自春秋战国六国显赫的血脉,而是起自草莽之中,来自社会很底层的角落,这些没有名姓的人物凭大历史的机遇开创了辉煌的业绩,也展示了不平凡的人格和才能。


顺便一说,另一位与卫青齐名且同传的汉匈战争名将霍去病,他是卫青的外甥,也就是卫青大姊卫孺的孩子,然而,他是另一位在平阳侯府做事的管理霍仲儒与隶妾的女儿私通的产物!可见,在当时平阳侯府上,官吏奸污隶妾和仆役女性是很普遍的,按当时士人的道德标准,人们并不以为有任何不妥。这样来看,几乎呼之欲出的一个司马迁没有明言的事实是:卫媼也好,她的女儿卫孺也好,很可能,都不是什么出于男轻情爱的“私通”,而是由于身份低下,被官吏欺凌和奸污而已。所谓私通,只是说没有名分,本出自官吏们一时乐趣。


今天的事就说到这儿吧。读历史需要仔细,更需要出自人情世故的思考,所谓学而思。大历史背后,光芒的另一面,其实有很多无声而惊人的辛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_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_王中王资料香港马会_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