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国软禁5年的牛人,中国用11名美军俘虏换回

2018-12-10  最爱历史...

1950年8月22日,美国华盛顿。39岁的钱学森向美国海军次长金波尔表示,自己即将返回中国大陆。金波尔对他进行挽留。


次日上午,钱学森再次见了金波尔,表明去意已决,谢绝他的挽留。


在金波尔眼中,这名风华正茂的中国籍火箭专家,抵得上5个师,为了美国国家利益,绝对不能放他回到红色中国。


金波尔赶紧给美国司法部打电话,要求对方阻止钱学森回国。


当天下午,钱学森乘飞机离开华盛顿,晚上到达洛杉矶国际机场。


此时,洛杉矶移民归化局总稽查艾伦·朱尔已经在机场等候他多时。朱尔当场向钱学森宣布了不准其离开美国的命令,这一命令由美国司法部驻洛杉矶执行法官签署。


大约两个星期后,钱学森在位于洛杉矶东北郊帕萨迪纳的家中被捕。


▲电影《钱学森》剧照




钱学森原本已经订了回国航班,现在只能电话取消,何时能回国成为一个未知数。


来自移民归化局的逮捕令,指控钱学森违反美国《移民法》,认为他是通过武力、暴力倡导或教育人们颠覆美国政府的组织、社团或集体成员之一


具体来说,美国怀疑时任加州理工学院终身教授、古根海姆喷气推进中心主任的钱学森,是加州帕萨迪纳“一二二”共产主义小组的成员之一,这个小组被国家安全部列为具有颠覆性质的组织。


这个共产主义小组的核心人物魏因鲍姆(俄裔科学家),此前已经被捕。钱学森是魏因鲍姆在加州理工学院工作的推荐人,平时对共产主义也抱持同情心态,因此不可避免被牵扯其中。


联邦调查局就钱学森是否为共产党员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调查,但始终找不到确凿的证据。钱学森也一再强调,虽然他有些朋友表现出左派倾向,但他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不是共产党员。


尽管如此,在获悉钱学森离美回国的计划后,美国还是先下手为强,对他进行逮捕再审讯。


钱学森随后被转移到洛杉矶以南特米诺岛的司法部监狱。


1950年9月20日,在特米诺岛举行的调查和听证会上,美国移民归化局出席人员进一步指控,钱学森此前准备打包带回国的行李中含有大量涉密材料,并指出钱学森打算让共产主义中国得到这些材料,以及打算将大脑中的知识奉献给共产主义中国。


钱学森回答说:“我头脑中的知识可能对美国的国防和军事实力意义重大。为了信誉,我不会将其给第二人。这种职责如同两个相互敌对的公司雇用了同一雇员,这个雇员离开去另一个公司,作为一名职业工作者,如果这些信息在他们的竞争中是非常重要的,我不会将我早期雇主的信息给第二个雇主。我的态度就是如此。”


3天后,在钱学森的学生替他交纳了1.5万美元的高额保释金后,钱学森才得以出狱。


那天,钱学森的妻子蒋英开车去监狱接他回家。她后来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我去接他出来的时候,他一言不发,你问他什么,他点点头,他摇摇头。我明白了,他失声了,不会说话了!15天之内,他的体重掉了15公斤。”


▲钱学森在美国授课【本文历史图片均来自中科院官网,谨致谢忱】




在钱学森案件上,美国并未停止“表演”。


美国国家航空顾问委员会经过审查,发布报告称未发现钱学森的行李中有涉密材料。但移民归化局和联邦调查局仍旧不遗余力地捕风捉影,最终判定钱学森“曾经是美国共产党员”,必须驱逐出境。


吊诡的是,钱学森一直处于被“驱而不逐”的状态。


当移民局给钱学森下达驱逐令时,一道难题却摆在美国国务院面前:谁愿意将钱学森,世界上最顶级的火箭技术专家送往红色中国呢?驱逐钱学森,不就意味着完成他回国的梦想吗?


“把我们的朋友送回去将是一种犯罪——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是有高度专业培养的人。没有一个清醒的政府会让这些中国学生中的任何一个走近北平,不论他们是否愿意。”一个美国籍教授说道。


当时,《纽约时报》公开报道称:“钱学森——加州理工学院著名的火箭专家,(1953年)3月5日在洛杉矶被命令驱逐回中国,但同时又被命令不许离开美国,因为他的离去‘不利于美国的最高利益’。”


陷入矛盾的美国最终选择暂缓执行驱逐令,限定钱学森每月必须到移民部门报到和登记,另外规定他只能在洛杉矶市内活动。他家的电话、信件都受到监听和拆检,上街也有人跟踪。


事实上,钱学森处于一种被软禁的状态。他内心无比痛苦和沮丧。


一个科学家,面对风云变幻的世界格局,免不了被无情卷入意识形态偏见与政治漩涡之中。这是个人的不幸,也是时代的不幸。


钱学森1935年赴美留学,师承力学大师冯·卡门,攻读博士学位时就加入加州理工学院火箭研究小组。从1940年起,火箭研究计划被美国政府列为高度军事机密,钱学森因为不是美国公民,只得被迫退出火箭研究小组。


直到1941年底,珍珠港事件爆发后,基于中美共同抗日的联盟关系,钱学森才获得参与美国机密研究计划的资格。1942年12月,在老师冯·卡门的推荐下,经过美国宪兵司令部的安全审核,钱学森获得保密许可证,从此深度介入一切军事机密研究,可以自由出入五角大楼,并陆续承接了美国军方多项研究任务。


冯·卡门曾向美国陆军军械署推荐钱学森,称他是“目前从事超音速飞行研究最优秀的专家之一”


1943年底,冯·卡门、钱学森等人共同提出美国远程火箭导弹研究计划(JPL)。次年1月,面对德国火箭计划咄咄逼人的进展,美国陆军军械署请求加州理工学院尽快研制可以用于实战的火箭。钱学森独当一面,负责火箭推进方面的工作。


随后,钱学森担任JPL理论组组长,与钱伟长、郭永怀等十多名中外科学家一起集体攻关,先后设计了“列兵A”“女兵下士”“下士”等美国最初的火箭,并顺利进行了发射试验。


在钱学森的天才与努力下,原本大大落后于德国的美国火箭研究,终于发展到了相当成熟的阶段。钱学森由此奠定了自己作为美国早期火箭“理论设计师”的地位,他的老师冯·卡门不吝赞誉,说他是“火箭技术领域一位伟大天才”


然而,二战结束后,一道铁幕在东西方之间落下。冷战加剧了国际局势的不安与紧张,美国民众对共产党的敌对情绪达到顶点,“麦卡锡主义”盛行。


具体表现是,美国在各界开展“忠诚调查”。如前所述,钱学森因为魏因鲍姆事件被动卷入调查。


尽管没有证据,美国军方还是很快吊销了钱学森的涉密研究资格许可证。这意味着,钱学森已经无法在美国从事火箭研究。


对于火箭技术领域的“伟大天才”来说,这几乎是要了他的命。所以钱学森的第一反应是辞职回国。


恰在此时,朝鲜战争爆发,中美两国的对立加剧。美国对中国采取敌视政策,将在美的中国留学生列为重点调查对象,尤其是像钱学森这样拥有涉密资格的科研人才。


总之,美国不可能放任这些留美科技人才回到中国,成为中国发展尖端科技的骨干力量,因此千方百计地找碴和阻挠就上升为美国不可公开的“国策”。


钱学森回国行李被扣,本人被禁止离开美国,在1950年代的留美科学家中不算少见。很多选择回国的留美科学家,都曾成为调查对象,被美国阻止回国。


美国一直标榜民主法治,但基于国家利益制造冤案、整人,这样的事情干起来同样得心应手。


▲晚年钱学森与夫人蒋英




作为博弈的另一方,中国一直在关注钱学森案件的进展,以及留美科技人才的归国问题。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亟需各类科技人才参与国家建设。根据摸底调查,当时留美的学生大概5000多人,朝鲜战争爆发前,这些人可以绕道香港回国。但朝鲜战争后爆发后,情况发生变化,美国开始使用手段,限制留美人才的出国自由。


得知钱学森回国受阻,中国科学界、教育界人士多次抗议美国政府的暴行。最多的一次,有189名在京科学家联名要求美国政府放人。


中国外交部当时认为,钱学森回国行李查出涉密材料(美国军方后来认定这些材料非涉密),因此不宜由外交部发表抗议声明。所以主张先由群众团体机关发表宣言、通电等抗议美帝逮捕中国学者。


这场声势浩大的国内抗议,对于美国完全无效。现在看来,美国政府是否留意到中国国内的抗议潮还是个问题。


1951年9月后,美国移民局变本加厉,命令理科、工科、医科专业的中国留学生一律不许出国,违者处以5000美元以下罚款或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两者并罚。


转机出现在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上。出席会议的周总理向美方提出平民返回祖国的问题,美国也急于要回在中国关押的战俘和美国侨民,双方因此进行交涉,举行大使级会谈。


当时,中国境内关押着一批朝鲜战争期间俘获的美军军事人员和间谍。这批人成为中国与美国展开谈判的筹码。


看来,国内抗议是没用的,国际公理也是没用的,关键时刻还是中国握有美国的底牌,才让钱学森等留美人才回国出现了曙光。


谈判中,美国否认中国指出的扣留了5000名中国学生的数据,称只有120名左右的非美籍中国学生未获准离开美国,原因是这些人掌握着美国不愿被用来反对自己的技术资料。


与此同时,在美留学生也行动起来,给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写信,说美国扣留我们违背人道主义精神,我们所学知识是公开的,不影响美国的安全。此外,美国被俘人员的家属,也给美国当局施压,希望他们的亲人尽快从中国获释返美。


在内外合围的态势下,1955年6月,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对国务卿杜勒斯说:“我认为,我们应该让所有的中国人都回去。”


杜勒斯回答:“有两个人(注:一个是钱学森,另一个是从事奈克火箭研究的王大卫),国防部对他们持怀疑的态度,因为他们都掌握有非常高的涉密信息。”


艾森豪威尔继续表明他的态度:“这不应该成为障碍。他们所掌握的信息,现在已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有价值了。”


随后,美国国防部给艾森豪威尔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称,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约有5000多名中国学生来美国学习,其中有110名学生可能掌握了不利于美国安全的信息。 在这110名学生中,除两名同学外已全部释放。


这两名同学,一个正是钱学森。报告介绍了钱学森的基本信息:“钱学森,空气动力学著名权威,喷气推进专家。 他目前担任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中心‘戈达德’教授。 在1951年他从事机密研究的许可证被吊销前,他在喷气推进实验室从事高级机密的国防项目。”


报告还指出,现在看来,钱学森那个时候掌握的涉密信息可能被最新研究所超越,并且这些信息在苏联阵营看来也可能成为基本常识。


这意味着,美国在钱学森回国的问题上已经松动。他们评估认为,钱学森被“冷藏”了5年,他的知识体系已经过时,放他回中国,威胁不大。


1955年8月1日,中美大使级会谈第一次会议在日内瓦举行。中方代表王炳南告诉美方代表,昨日(7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宣布,根据中国法律程序,释放11名美国空军人员,这11人同一天可以离开中国,拟于4日到达香港。


意思是,在“人质”互换问题上,中国诚意满满,希望美国也拿出诚意。


三天后,8月4日,美国司法部签署文件,正式同意钱学森回国。钱学森以及中国历时5年的抗争,终以胜利告终。


消息传出,美国媒体引用五角大楼某官员的话说:“用11个美国战俘交换钱学森,就像用11个平民交换4个装甲师。”


有意思的是,中国政府第一时间并未得到消息。一直到8月8日,中美大使级会谈中,王炳南还拿出钱学森的求助信质问美国代表,结果,美国人说,我们已经放人了。中国这才知道钱学森重获自由的消息。


▲在加州理工学院担任喷气推进中心主任时的钱学森(右二)




1955年9月16日,钱学森离美的前一天,联邦调查局的几名人员对他进行了最后的询问。


他们继续问钱学森是不是一名共产党员,钱学森继续否认。


当被问到是不是对美国充满仇恨时,钱学森回答说:“没有对美国充满憎恨和厌恶,自己只是环境的牺牲品。”紧接着补充道,自己在美国有很多朋友,“从来不因为自己的逆境,而改变我对这些人的友谊和对美国人民的友好”。


当被问到未来的工作时,钱学森表示:“希望在教育领域谋得一份工作,但并未有一个具体的工作在等着我。”


第二天下午,在联邦调查局人员的监视下,钱学森一家四口登上“克里夫兰总统号”轮船。码头上挤满了送别的朋友,以及赶来采访的记者。


一名记者问钱学森,是否还打算回来?钱学森说:“我不会再回来,我没有理由再回来,这是我想了很长时间的决定。我打算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中国人民建设自己的国家,以便他们能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


另一名记者问了联邦调查局问过的问题,你是否憎恨美国?钱学森说:“我并不恨美国人民。当你被一条狗咬的时候,你不能够恨那条狗,只能够恨那条狗的主人。”


有记者问他,是否将帮助中国政府重整军备?钱学森回答说:“这是一个我拒绝加以答复的假设性问题。”他还说:“我是同情中国政府的,我相信我的前途寄托在中国,全世界人民都是一样,都在谋求和平和追求幸福。”


经过三个星期左右的海上航行,10月8日,钱学森一家在香港上岸,随后经过深圳关口进入中国内地。


为了这一天,钱学森等了整整5年。他说自己梦里都在想象这一天,如今终于成为现实。


▲钱学森一家在回国的邮轮上


后面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1956年10月8日,在钱学森归国一周年时,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宣告成立。成立当天,钱学森给刚分配来的156名大学生讲授“导弹概论”,开始培养新中国第一批火箭、导弹技术人才。


作为技术主帅,钱学森带领科技人员克服重重困难,参与组织指挥导弹、火箭、卫星所有的重大试验并获得成功。


有人说,由于钱学森的回国效力,中国导弹、原子弹的发射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


1966年10月27日,新疆罗布泊,中国第一枚导弹核武器爆炸成功。这标志着中国通过自主研发,掌握了以导弹为运载工具将原子弹运送到指定地点的能力。


《纽约时报》随即以《有价值的中国科学家钱学森》为题,报道称:“这是冷战历史的一个讽刺,一个由美国培养、教育、鼓励、尊重,且支付酬金和信任15年的人,帮助中国共产党用导弹把第一颗原子弹送上天空。”


然而,钱学森在美国学习生活了整整20年。美国人不应只记住前面的15年,更应记住后面的5年,警惕冷战的幽灵游荡回来。



参考文献:

叶永烈:《钱学森传》,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年版

张现民:《钱学森回国纪事》,载《钱学森研究》(第1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张现民:《钱学森回国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美侨民归国谈判》,《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第3期

钱学敏:《钱学森在美国的20年(1935—1955)》,《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2期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_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_王中王资料香港马会_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